电动门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在乡上,有个干部懂科技

原标题:【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在乡上,有个干部懂科技

  这两天,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河东乡的副乡长魏东升忙得团团转。

  “想邀请省上的专家到乡上举办牛羊育肥、畜疫防治的培训,这不,正忙着协调这事儿……”要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个说起乡上的情况头头是道的基层干部,原来是州上的“科技专家”。

  从州农林科学研究所的办公室到河东乡的田间地头,老魏的故事还得从海南州的一项人才政策说起。

  科技乡镇长怎么来的

  “对于海南来说,农牧业在经济发展中所占的比重较大。科学技术在推动农牧业发展中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但在2011年,我们对全州科技工作情况进行深入调研后,发现在科技人才方面存在不少问题。”

  提起这个话题,州委组织部人才办专职副主任王晓明掰着手指数出了“三大难”。

  “不够用,全州各类科技人才匮乏,平均每1066公顷耕地拥有1名农牧专业技术人才,2万头只牲畜拥有1名畜牧专业技术人才,64000公顷草地仅拥有1名草原专业技术人才;不适用,科技人才平均技术职务职称偏低,专业技术水平提升途径狭窄;不被用,由于受岗位设置方案比例限制,中、高级岗位设置比例明显偏低,不能有效激发农牧科技人才的工作积极性。”

  如何充分发挥本地科技“土专家”“田秀才”在农村牧区经济社会中的支撑引领和示范带动作用,成为摆在海南州发展桌面上的一道现实难题。

  2012年,经过反复研究和论证,海南州创新开展“科技乡镇长团”活动,决定每两年从州直单位选派12名、县直单位选派24名具有专业特长的技术人才挂任乡镇政府科技副乡镇长,对全州36个乡镇实现一次性全覆盖,帮助发展特色优势产业。

  科技乡镇长怎么选的

  从2012年开始实施,到如今,科技乡镇长这一制度,已经在海南推行了六年。

  其实,一开始并不容易。

  “你想,要作为专家派到基层,自身素质肯定得过硬,是单位里的业务骨干。可是,反过来看,哪个单位愿意放手?再说了,州县上的条件肯定比基层强,你怎么说服人家?”王晓明说,最初,为了确定人员,他们做了不少工作。开会、动员、谈心,号召骨干人才前往基层。

  俗话说,光说不练假把式。为了激励科级人才向基层流动。海南州将政策激励摆在先。

  “‘科技乡镇长团’成员任职期间,原单位保留其编制和职务,工资福利待遇不变。对派出期间工作表现突出的机关干部,根据岗位需求和工作需要,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提拔使用,专业技术人员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评聘专业技术职务。”王晓明说,除此之外,州上也从经费保障、项目扶持等方面制定政策。

  人才愿意流动,并不意味着随意指派。

  一方面是,“婆家”提要求。先由各乡镇结合特色产业发展需要,共提出农牧、水利、城建等方面的需求对象36名。紧接着,负责部门进行初审。另一方面,是“娘家”定人选。州科技局、各县农牧和科技局按1:2比例择优推荐合适人选。

  “这两个步骤完成后,州县组织、科技、财政、人社和农牧部门联合对有关部门和单位推荐人选进行筛选,并按照选派单位、派出人选、接收乡镇三方同意的原则,协商和开展人选调剂确定工作。”王晓明介绍说。

  科技乡镇长怎么干的

  对于共和县来说,倒淌河镇是个畜牧业大镇,全镇9个村、1个社区,几乎都以放牧为主。

  2016年10月,何世杰作为科技副镇长被派往倒淌河镇开展工作。跟他想象中一样,基层的工作“挺有意思”。

  “相比在办公室,到基层跟群众交道打得多,更接地气。一来二去熟悉起来,他们也愿意跟你交流,说说心里话。这样一来,我的工作也容易开展。”何世杰说着,跟记者介绍起了各村的情况,哪个村有多少户,哪个村有多少牲畜,他心里一门清。

  可村里去得多了,何世杰也发现,对于牧区群众来说,科技的确是制约他们发展的短板,科技人才短缺,是各村的共性。

  今年30多岁的才让扎西是东卫村村民。和村上的其他人一样,牛羊和草场是才让扎西一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3年,扎西带头在村上办起了合作社,可一年年发展下来,似乎并不景气。

  就这样,了解到情况的何世杰主动帮合作社想办法,通过介绍专家指导,让他们发展高效养殖,同时,组织合作社成员进行技术培训,提高成员的自身素质。

  “最近几年,我们慢慢扩大了养殖规模,引进了新的牛羊品种,建立了饲草料基地,实行舍饲加放牧的养殖方式,合作社的发展明显加快了。”跟随才让扎西的脚步,记者来到了合作社位于倒淌河镇街道上的一家畜产品加工销售店。两间铺面虽然不大,但前来选购酸奶的顾客络绎不绝。扎西告诉记者,目前合作社年利润超过20万元。

  通过科学技术当好新时代牧民的不止才让扎西一人。

  几年前,元者村的才贡扎西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成立的合作社能够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

  “目前,我们有64座畜棚,1700多只羊,5个村民长期在合作社务工。”才贡扎西说,2013年他在村上率先成立了合作社,此时养殖全凭老经验。“活多少算多少,根本不了解如何根据羊的生长阶段喂养不同的饲料,也从来没有学习过先进的养殖技术。”

  后来,在何世杰的“牵线”下,才贡扎西跟青海大学和县农牧局的专家进行了合作,不仅有专家上门指导,他自己还到内蒙古、四川等地进行学习。渐渐地,合作社的养殖理念由粗放转为高效。2016年,他们还跟青海湖肉业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同年出售8000多只羊,2017年,这个数字上涨到90200多只。

  “看到他们从科技上尝到了甜头,其他牧民也‘眼热’了。不用我多说,原本落后的观念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变化。”何世杰如是说,小鱼儿玄机2站

  据王晓明介绍,科技乡镇长团在职期间,需要完成帮助乡镇制定1份特色产业发展规划,在有关刊物上发表1篇科研文章,争取实施1-2个科技推广项目等共性目标,同时,也需要完成根据成员以往从事专业情况,以不同乡镇特色优势产业为重点,制定“科技乡镇长团”活动工作方案。

  “共和县塘格木镇科技乡镇长重点制定青稞种植产业发展规划,开展青稞新品种引进推广工作,打造海南州最大的优质青稞生产基地;兴海县河卡镇科技乡镇长重点制定有机农牧业发展规划,围绕有机青稞、小油菜、中藏药材及优质牧草种植,建设有机种养基地为主的有机农牧业科技示范园区,切实发挥对乡村经济振兴的助推作用。”王晓明说。

  资料显示,海南州“科技乡镇长团”活动开展6年多来,先后选派三批108名技术人才前往乡镇基层开展农村科技管理、新品种新技术转化、农牧民实用人才培养等服务。先后完成科技课题项目81个,落地资金655万元;建立乡镇科技信息服务站15个,成立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经营组织35个、科技示范村85个、科技示范户1133户;开展科普宣传教育活动232次,举办科技培训班432期,培训农牧民2.66万人次,培养农牧民“工匠”型技术人才2240人,部分乡镇培育和树立了“一村一品”典型,涌现出了一大批科技致富带头人。

  “这项人才政策虽然实施过程中还存在一些不足,但我们的这次尝试不仅搭建人才发挥才能舞台、锻炼壮大了科技人才队伍力量,而且畅通人才下基层渠道、推进了农村生产难题解决的‘零距离’服务,是贯彻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个可行办法。”王晓明说。

  你瞧,在乡上,有个干部懂科技,挺好!( 咸文静  南组轩)